首页 / 新闻中心

详细信息

 

教育的最高境界是相互感动

发表时间:2018-2-11 11:44:48阅读次数:

关大勇是同济大学材料物理与化学方向的一名工学博士,同时是同济大学物理学院、电信学院双博士后。他的微信昵称是“没人管博士”。

这位“没人管博士”创立了上海智勇教育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致力于对青少年的创新教育。他说,“没人管博士”最初起自于“MRGUAN”,后来被学生们演化为“没人管”了。关大勇喜欢这个昵称,因为“没人管博士”蕴含的自由、开放的精神,与智勇教育倡导的教育理念非常契合。

简而言之,与致力于应试教育的社会教育培训机构不同,智勇教育倡导的是青少年素质创新教育。从某种程度上看,这跟现在风行的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STEAM教育不谋而合。不过,关大勇却说,“我不是为了占风口、蹭热点,只是恰好时间的坚持与实践,让智勇培养的学生符合了这场由高考改革拉响的教育革新。我坚信坚持这样的道路,智勇人无惧任何评价。”

从2008年出任上海第一家青少年科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技人才培养基地——同济大学物理实践工作站担任副站长开始,关大勇在青少年创新教育领域探索了将近十年时间。在家长乃至整个社会为孩子的学习成绩越发焦虑的当下,关大勇的创新教育则在努力消解这种焦虑感,让教育回归其“育人”的本质。在成就学生的同时,他自己也从中受益良多。“我认为,教育不仅仅是教学相长,还有相互感动。”关大勇说。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关大勇接触教育培训其实甚早。2003年,他还是一名同济大学本科生,就在一家社会教育培训机构里兼职做老师。关大勇说,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那时的他因为教学颇具特色,是该培训机构最具知名度的老师,一个年级就有4个满班100个学生,而且还带初三、高三这样的毕业班。

2007年12月,上海第一家青少年科技人才培养基地——同济大学物理实践工作站成立,关大勇的老师是这个站的站长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而关大勇担任副站长,开始接触创新教育工作。关大勇也因此直接感受到一个“冰水两重天”的场景:一个是每周六他在社会培训机构的班,人满为患,另一个是实践工作站的班,一两个人,冷冷清清。“我是一个有点理想主义的人,虽然在培训机构可以赚不少的钱,但看到孩子们每天12小时的疯狂刷题,感觉学生们真是在透支他们对学习的兴趣、动力和目标,从心底里我是反感这种机械式教育的。”

2009年,关大勇辞掉了培训机构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创新教育。这个举动,在外人看来有些疯狂,关大勇自己也承认,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当时,关大勇刚刚直升博士,也在这一年,他和爱人领了结婚证。在同济工作站做的培训大多是公益项目和免费的亲子项目,研究性学习也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一些费用。辞掉培训机构的工作,意味着收入的下降,“简单地说,收入下降了100倍。”他之所以能够坚持做这件事,与爱人近乎无条件的支持有关。“我和她结婚的时候,住的是租来的7个平方的老旧房子,真是彻彻底底的裸婚。”关大勇动情地说,公司取名“智勇”,是在爱人和他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

关大勇打了个比方说,创新教育是理想,攻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读博士是他的专业,而在培训机构的教职是面包。理想不能丢,专业也不能丢,那么,为了未来暂时放弃一些面包是值得的。“尽管如此,是否能够成功我当时也不是很有信心,毕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竟之前没有人做过。不过后来情况慢慢变好,才越来越有动力。”关大勇说,到了2011年,第一批学生开始获奖,后来获奖的学生越来越多,创新教育的效果得到了验证。

孩子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创新教育和传统应试教育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关大勇说,应试教育的教育方法,大抵是先教概念,再教公式,接着是做例题,然后布置作业,最终是考试。“知识的获取是最容易的,难的是对知识的理解。学生死记硬背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记住了概念和公式,却没有理解知识的真正内涵。”

通过实验、实践来获取知识、理解知识是创新教育的特点。在办公室采访的时候,关大勇用实验道具给记者演示了一下。一根竖立的小小的滑竿上,有一只“啄木鸟”栖息着,弹一下,“啄木鸟”顺杆而下。“这个现象,涉及到重力、弹力以及摩擦力,如果更深入一点,还有振动、周期、频率等问题。通过做实验,先观察现象,然后再拆解其中的一个个知识点,水到渠成,孩子不仅获取了知识,还理解了知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识。通过这个小实验,我们还产生7个科创成果,全部获得市级以上青少年科创大赛奖项。”关大勇说。

关大勇的创新教育提倡的是一种基于项目的学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习方法。他举例说,曾经有一个学生来到我这里,说以后的目标就是想赚钱。“我说可以啊!你看,如果要做一个项目,你先得做一个前期调研吧,你还得做预算吧,而且还要控制过程的时间节点,在这个过程中技术问题怎么解决?如果想要把服务外包,你要尝试与人对接,在这个过程中你就是产品经理,要对自己的产品全权负责,这不是符合你想学商科、想赚钱的要求么?”

“基于项目的学习,不仅锻炼学生们的学科知识,它还是一个全方位的过程。在做项目的过程中,学生要提出课题,要进行实验,要做论文,要答辩,可以充分锻炼学生思考问题以及沟通、组织、演讲各方面的能力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关大勇说。

让关大勇更高兴的是,参加学习的孩子及其父母的变化。“学生在家里做实验的时候,我们要求父母也要积极参与,尤其是孩子提出要求的时候。很多父母以前很苦恼,孩子不想跟他们说话。参与创新教育之后,亲子之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间的交流多了。父母说,孩子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孩子的房门打开了,孩子的心门也打开了。”

而关大勇也从中收获了很多感动。他说,孩子们的作业后面,经常会附上一个鬼脸之类的表情,还会留言提醒他不要老是熬夜,注意休息等等,让他很有成就感。“我认为,教育的最高境界就是相互感动。”

智勇的小目标和大目标

屈指算来,从2008年起担任同济大学物理实践工作站的副站长开始,关大勇在青少年创新教育领域探索了将近十年时间。目前,在智勇教育平台上,已经覆盖了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科学素养系列课程。除此之外,智勇还为学校及企事业单位提供科学实践活动策划、拓展型创新课程研发、教材编写、师资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培训、实验室环境建设与运营等服务。

为了让青少年学生更深刻的感受科学教育,智勇教育还推出了“智勇教育·未来科学家实验场”,依托自身强大的师资力量和行业经验,智勇已经建成了杨浦区实验场(1000㎡)和徐汇区实验场(500㎡)两个未来科学家实验区,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包含物理创新实验场、信息实验场、人文艺术社科创新实验场、创客空间、环境及生态创新实验场、化学创新实验场等6个创新实验场,涵盖9大一级学科。

为了推进创新教育发展,智勇还推出了“智勇科学秀”和“假日科学俱乐部”两大品牌公益科普活动。如今,智勇教育已举办各类活动2000场以上,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参与人数达到100000人次,曝光量逾百万。

谈及未来的发展,关大勇提及,智勇教育从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坚持每一个项目都要签合同,每一个进项都要开发票,财务做得非常规范透明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之所以这么做,是为公司未来发展过程中的融资和上市做好准备。目前,智勇教育正在寻求2000万的融资,据关大勇透露,新的融资主要用于未来科学实验场的市场铺点。

公司上市应该算是智勇的小目标。对关大勇而言,智勇教育的大目标,是消除社会上日益弥漫的教育焦虑感,提供一种回归教育本源的,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能够让孩子感受到快乐的创新教育模式。“我们希望能为促进社会的幸福感做一点贡献。”

南京紫光科学仪器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开发教育机器人和STEAM教育的公司,公司始建于1998年5月,我公司作为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委员会委员单位、国际机器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单位、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活动合作单位、国际机器人教育联合会会员单位,中央电教馆“十一五”全国教育技术研究重点课题“实验基地”的紫光科技公司积极进取、开拓创新,现已成为集光、机、电一体化的高科技企业。